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
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
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

人物查詢 電影查詢 音樂查詢

幸運是我
HAPPINESS
2016-10-28上映 | 最後更新日期:2016-10-24

| 幕後花絮 | 人物介紹 | 贈獎活動 | 下載 | 影評 | 相關新聞 |

幕後花絮:

導演介紹 導演─羅耀輝 畢業於加拿大多倫多George Brown College,主修酒店管理。1997年回港,同年報讀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舉辦的編劇訓練班後,開始參與電影劇本編寫工作,首部參與作品為《玻璃樽》(1999),隨後有《我老婆未夠秤》(2002)、《大佬愛美麗》(2004)、《神經俠侶》(2005)、《我要成名》(2006)。2013年,首次跟黃智亨及莊少榮合導由三個故事組成的電影《重口味》。《幸運是我》是他首部執導長片。

關於電影 惠英紅:「我媽媽就有這種病」 離得開回憶的國度 離不開親情的角度
在《幸運是我》中,惠英紅飾演一位患上初期失智症的老人家芬姨。作為專業演員,接拍這類角色,會花上數個月時間去醫院或老人院,細心觀察病者的言行舉止,思維模式,務求可豐富角色,演出神髓。不過小紅姐所花的時間比別人長,數數手指已有十數年之久。而且在電影殺青後,觀察依然進行中,「因為十數年前,我媽媽就是有這種病。」

 「作為病患者的家人,其實好辛苦。!」 被逼面對一個病症十幾年,由一竅不通產生不少磨擦,到現在成了半個專家,實在有很多心得想跟大家分享。而就在這個時候,導演羅耀輝便呈上這樣的一個劇本,可以想像惠英紅當時的心情是相當驚喜的。

最親的人 從來不是唾手可得
惠英紅說:「第一次聽導演講,我很開心,因為自己對這個病好熟悉,媽媽有了這個病十數年,我就認識它十數年。媽媽大約60歲開始,很多事會不記得,有時想找一件東西,原來一直在自己手上。起初都笑她沒記性,後來開始嚴重,帶她看醫生後,證實患上腦退化症,腦袋開始萎縮到跟頭蓋骨有點空隙。試過一次外出後不知怎麼回家,警察打電話來,要我去接她。自始便要她帶好一些卡片,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、電話、地址等資料。近年情況更壞,開始不認得自己的子女,亦影響活動能力。」 同一種病,不同人有不同反應,因為腦袋的退化很隨意,有人會留下最開心的回憶,有人只記得年少時的艱難日子,她的媽媽就是後者。 「她只記得18、19歲的事,當時生活艱苦,又文革又逃難,自己又是童養媳被人買回去做老婆,這些苦難情節她一一記住,所以病發後的她,情緒也負面一點,磨擦自然較多。雖然我是體諒,但作為病患者的家人,其實好辛苦。相反,我朋友的媽媽病發後,只記得同老公的恩愛日子,子女的孝順,吃過甚麼好吃的,我笑她『好會挑啊!』至於戲中的芬姨,比較平均,開心和不開心的事都記得。」

被遺忘的 都有天使在旁
惠英紅扮演的芬姨,無親無故,是位獨居老人,命運卻為她安排了一位年輕人阿旭(陳家樂飾),二人展開一段沒血緣,但比親人更濃的關係。由於電影要有寫實感覺,她傾向對白要夠生活化,要有即時反應,為保持新鮮感,每場戲排了數次便埋位,對紅姐來說當然是享受,但對陳家樂而言,就非常大壓力。 惠英紅說:「要演一個有血有肉的角色,好多時要因應環境變化,或情緒牽動而修改對白。最初兩日,家樂是感到有壓力的,但到第三、四日,他已經接到我的戲。前幾年我有跟他合作過電視劇,今次重遇,我覺得他進步不少,開竅了。有場戲講他買了部新電視返屋企,我因為不懂使用新遙控,但又不想被他發現,於是大發脾氣,用很多藉口去掩飾自己弱點。這場戲我不想排練太多,太多便不夠真實,所以有些藉口是到正式時才說出來,結果他都接到,換轉以前,他一定呆了。結果成場戲因為有來有往,大家一路接,情緒一路上,我演得好開心呀!如果他接不到我的對白,我演得再多都沒用,所以他絕對是個好對手。」

陳家樂︰「希望讓紅姐知道我有進步。」 投身演藝事業快10年,陳家樂一直努力做好本份,希望等待一個機會讓自己有所發揮,獲得觀眾認同。直至數年前,他與惠英紅合作一部電視劇,過程中惠英紅不停對他作出提點及指正,才驚覺自己原來準備得未夠!於是數年間經過沉澱、思考、練習,用自己方法去提昇演技。這次機會又來了,在《幸運是我》中再次遇上惠英紅,還要有大量對手戲,結果成為事隔數年,第二節的演技課,這次又能否晉身為影后的對手? 陳家樂演過不少戲種,角色的關係多數來自愛情和兄弟情,完全未試過跟前輩演這種近似親情但又陌生的關係,而且對手還要是影后級的惠英紅,所以特別期待,也特別感到很大的壓力。 「還記得對上一次合作電視劇,她不斷提點甚至罵我,叫我要多留意自己的問題。我一一記住,並加以改善,所以好期待這次合作的來臨,希望讓紅姐(惠英紅)知道我有進步。」功夫是準備好了,但還是擔心跟惠英紅的要求有距離,所以頭幾日開工依然緊張,直至拍攝了一個多禮拜,惠英紅走來跟他說︰「家樂,你跟以前不同啊!」這刻他才真正定下心來,繼續發揮自己。

導演訪談 導演羅耀輝︰「我是犯賤的,揀了一個難度高的題材」 作為新導演,要拍第一部長片,心態通常有二。拍自己最擅長的,穩穩的先贏點掌聲,希望有下一次。其次是盡力一搏,拍一部自己最喜愛,但市場未必接受的故事。在二揀一之,羅耀輝選了後者,原因只有一個。「我相信香港觀眾是聰明,如果你想看一部好電影,這部可以滿足到你。」

問︰你覺得《幸運是我》是一部怎樣的作品,創作源頭又來自甚麼? 答︰這是部溫情小品,我都是從雜誌和一些紀錄片認識到失智症。這個病可以令一個人的記憶慢慢消失到一點都沒有。任何人都有機會患上這個病,當我進一步去接觸這個病時,發現最辛苦不是病者本身,而是照顧他的親人。所以在創作故事時,都是從病者本身和照顧他的人角度出發,因此我設定一個老人家(芬姨)患上這個病,然後遇上一個年輕人(阿旭),看看二人怎樣由不認識到發展出這段故事。

問︰電影比較寫實,感覺不似一般的商業片種,會否擔心觀眾未必接受? 答︰我是犯賤的,揀了一個難度高的題材,這戲種不是太普及,也不是商業元素好重的電影,不過我相信香港觀眾是聰明,不會刻意想這是甚麼戲種的電影?有甚麼巨星才入場,反而會注重部戲好不好看,這是我對部戲信心的來源。只要故事好,演員演得好,觀眾接受,就代表成功。如果你想看一部好電影,這可以滿足你。

問︰戲中除了想大家關注失智症,阿旭工作的服務中心是關於珍惜食物的,這都是你想大家關心的課題? 答︰是的,其實失智症初期,很難分清楚到底是生病,還是一時沒記性。這個故事的設定就在發病初期,從而帶出獨居老人患病時沒有親人照顧的困難,甚至有些老人家連解決三餐都成問題。希望讓大家知道在這個資源豐富的香港,都可以有人三餐不繼。

問︰選角方面,為何會決定由惠英紅與陳家樂演出? 答︰其實我都有壓力,小紅姐的演技非常好,第一次見面她便說沒有演過這類角色,是種挑戰。而作為新導演,要面對一位演技老到的演員,自己難免也有壓力。但合作過後,便發現小紅姐不單沒有給我壓力,甚至因為她好少NG,演出也好精準,讓我很放心將整部戲交給她,我慶幸能找到小紅姐參與這部戲。至於陳家樂,他入行都8、9年了,年紀有一定成熟,是時候去挑戰由一個人帶住整部戲發展的角色,這次,我看到他的努力和進步。

問︰兩種層次的演員,拍攝時要有甚麼安排讓拍攝可以更流暢? 答︰我完全讓演員自己發揮的,若出現大問題才去修正。可能二人有合作過,熱身過後已經有默契,令我少擔憂,再說,小紅姐也能帶著家樂入戲。

惠英紅與陳家樂眼中的導演 惠英紅近年喜歡接拍新導演的作品,而《幸運是我》正是導演羅耀輝第一部長片作品,二人早在2005年在《神經俠侶》合作過。「當時他是編劇。坦白講,因為我只匆匆客串幾日戲,所以不太留意他,到這次才舊事重提。我好感恩,因為他給我好大的創作空間,很信任我,特別在病人的行為、思維各方面,他都聽我很多的意見。對演員來說,導演的信任是強心針,讓我沒太多顧慮,盡情去演。其實,近年我喜歡跟新導演合作,因為演員有時太過老練,需要借助新導演的稜角和新思維去打破這些框框,交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,從而令演技更闊更廣,過程中是一種享受。」 至於陳家樂,對導演羅耀輝的認識更深,因為他特別愛看導演之前編寫的兩部喜劇,《大佬愛美麗》和《神經俠侶》,同時也留意到,即使如《幸運是我》這種嚴肅題材的電影,當中也滲入一些喜劇風格。「例如張繼聰這個角色,他是充滿神經質的人,我自問好難忍笑的,但他故意引我笑,讓我頻頻NG。不過導演在拍其他場景時,又有意想不到的細膩。有些演出我覺得滿意,以為導演都會OK,但他仍然會提出意見,他的仔細程度是會就著小小的一個手指動作,或呼吸的節奏不符而喊卡。起初當然會不開心,會怪責自己,到後來習慣了導演的要求,便合作得好愉快。」



垂涎三尺度
目不轉睛度



深活笑話

一鎮之長的鎮長julia說笑話

一到夏天,就看到大部份的女孩子在說哪個牌子的美白產品多有效,哪個防曬油才有效...等話題. 話說,有天ㄚㄚ遇到ㄢㄢ, ㄚㄚ對ㄢㄢ說:我好羨慕妳ㄛ,皮膚這麼ㄉ白. ㄢㄢ說:白有什麼好!像妳皮膚微黑,看起來才健康ㄋ. .. ...more>>

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•盜用必究
網站建置•網路行銷•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,歡迎來信洽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