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影音樂 旅遊新聞
深活嚴選 熱映當中即將上檔檔期查詢回首頁
電影名稱 專輯名稱 人物名稱 曲目名稱

歷史影音新聞查詢:
請選擇類別電影音樂



電影:

最新電影新聞 最新音樂新聞

專訪希臘大師安哲羅普洛斯
 暢談【希臘首部曲】
(2005-05-04)

推到facebook用LINE傳送

希臘「菜市仔名」榮登電影靈魂人物名,安哲羅普洛
斯急忙撇清關係在「南歐影展」的策展單位台灣電影
文化協會的安排下,希臘大師安哲羅普洛斯接受了台
灣媒體的電話訪問,近一個小時的訪問中,他侃侃而
談他最新的代表作品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以及
他對台灣的懷念。

安哲羅普洛斯在被問到他為何將希臘神話故事改編到
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中時,安哲羅普洛斯用了
將近二十分鐘說明電影中的三個希臘神話,他強調:
「希臘文化是西方國家文明的基石」,他嘗試將不具
正確時代背景的史前希臘神話中的人物精神,強行放
置在人類真實歷史的年代裡,去試探它可能產生和撞
擊的火花。有趣的是,由於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
】的作曲家卡蘭德若(Eleni Karaindrou)和安哲羅
普洛斯的女兒都名喚「艾蓮妮」-片中女主角的名字
,當被問到用「艾蓮妮」有何特殊意涵時,安哲羅普
洛斯馬上緊張地「撇清關係」說:「不具任何象徵意
義」,令人莞爾。他說,「艾蓮妮」只很常見的希臘
女子名字。但據悉,其實「艾蓮妮」的字義就是指「
希臘」。

各影展競相頒發他「終身成就獎」,安哲羅普洛斯
坦承「怕怕」與博學多識的希臘大師安哲羅普洛斯對
話,難免讓人緊張,「法國影痴」主持人Mr.
Rephael Demanesse還一度在採訪過程中不小心「掛
」了大師的電話,讓他嚇出一身冷汗。電話再度接通
後,他深怕大師生氣還連聲道歉。沒想到安哲羅普洛
斯馬上就在回答下一個問題時展現他的幽默感,讓主
持人稍稍寬心。安哲羅普洛斯在被問到他可知為何能
以【永遠的一天】(ETERNITY AND A DAY)奪下坎城
影展最高榮譽的金棕櫚獎時,說他並不知道真正原因
,倒是近年他常獲各國際影展頒發「終身成就獎」,
讓他心驚肉跳!他強調,他不但過去有電影,現在有
電影,未來還會有電影。他還說,外界更有他不再拍
戲的傳聞,他從不認為自己的成就已達巔峰,他還高
喊說:「(我)還沒結束哩!」。大師的赤誠坦白與
展現的幽默由此一覽無遺。

電影就像音樂,有原創也有改編,【希臘三部曲】主
軸是「愛情」當安哲羅普洛斯被問到拍攝【希臘三部
曲】的一致概念時,他清楚表示著這三部電影的一貫
主題就是「愛情」,而且是被大時代折磨殆盡、被歷
史洪流沖蝕的「愛情大悲劇」。安哲幽默的說自己其
實只拍過一部電影,那就是1970年的【重建】
(RECONSTRUCTION);他的首部電影就已拍盡他這一
生所有作品的理念,不外乎是「移民」、「放逐」及
「父親之死」,當然還有他擅長的「長鏡頭」運用,
更不可或缺的是「音樂」。安哲解釋著他其後的作品
都是【重建】的複製-再改造,他說「每一部電影都
有【重建】的影子,但卻又擁有獨立的風格」。他以
音樂的「賦格」來比喻他的電影,當年音樂家布拉姆
斯(Johann Brahms)即使用巴哈(Bach)的「賦格」
而闡釋出另一段獨立的美麗樂章,旋律中卻可見巴哈
作品的影子。

對台灣「簽名會」印象深刻,安哲羅普洛斯懷念「電
影少年郎」安哲羅普洛斯最後被問及他對台灣導演的
印象時,他表示侯孝賢導演的作品擅用長鏡頭與「慢
」的風格,與他自己的作品風格有異曲同工之處,「
我們二人是很容易相互理解對方作品的」。他最近也
看了楊德昌導演的【一一】,他非常激賞,他現也正
期待看到侯導的作品【珈琲時光】。安哲羅普洛斯和
他太太數年前曾應金馬獎之邀來台灣訪問,還參加過
當時的「簽名會」。他笑著說這是他第一次被這麼多
熱情的「年輕」粉絲擁簇、爭相簽名,他還拜託他太
太幫他一起簽名呢!安哲羅普洛斯他非常想再到台灣
訪問,在再次感受台灣年輕觀眾對電影的熱情!


-專訪 安哲羅普洛斯-

電話專訪時間:94年5月3日 下午2:00(雅典時間:
早上9:00)

專訪地點:台灣電影文化協會(台灣vs南歐影展策展
單位)

主持人:李達義(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中文譯
者、南歐影展「安哲羅普洛斯電影魅力」主講人)、
Mr. Rephael Demanesse(法國影痴)

「台灣vs南歐影展」此次安排了「希臘電影大師安哲
羅普洛斯」的系列專題介紹,並特別選在「南歐影展
」開幕前,與安哲羅普洛斯進行了一次電話對談。安
哲羅普洛斯為了配合台灣的時間,還特別早起接受專
訪,他也隨即在電話訪問後立即飛到羅馬,並將於下
週參加坎城影展。「南歐影展」特別邀請了開幕片【
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(Trilogy: The Weeping
Meadow)的中文譯者李達義先生,和一位法國影痴
Mr. Rephael Demanesse聯合訪問他。安哲羅普洛斯
操著一口標準流利但帶有濃厚希臘口音的法語和二位
主持人侃侃而談他的新作品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
】,並娓娓道來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的電影緣
由、拍片辛酸以及他未來的計劃,由於過程進行得非
常順利,訪問時間也由原先約定的30分鐘,延長成將
近一個鐘頭。訪問最後,安哲羅普洛斯還語帶興奮地
向主持人說「台灣見!」,充份顯示了他對台灣的懷
念,以及對再訪台灣的期待!

詳細訪談內容如下:

問:請問為何想以希臘神話「伊底帕斯」的故事作為
改編?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女主角的名字和「
特洛伊」中的海倫是不是有關聯?

答:對於比較了解希臘神話的人,應該不難發現這部
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裡涵蓋了三個希臘的英雄
神話。一是《伊底帕斯》(Oedipus Rex),二是《
七帥功城》(Seven Against Thebes)描述伊底帕斯
的兩個兒子發生爭戰的故事。最後則是伊底帕斯的兒
子波利尼沙死後,他的女兒阿提更去尋回屍體的故事
。這些故事都發生在雅典西南方的底比斯城(Thebes
)附近,現仍保有故事發生的遺蹟。【希臘首部曲:
悲傷草原】並非首次,我的【流浪藝人】(THE
TRAVELLING PLAYERS)就是和「特洛伊」的神話有關
。儘管如此,我並不百分之百沿用這些希臘神話故事
。日後的【希臘二部曲】和【希臘三部曲】也都會涵
蓋不同的希臘神話,但一樣也不會是完整呈現,絕對
是經過改編的。希臘文化是西方國家文明的基石,我
嘗試將史前(不具正確時代背景)的希臘神話中的人
物(像是一種精神狀態),放置在人類真實歷史的年
代裡,看可能產生怎樣的撞擊。至於「艾蓮妮」的名
字,她本身並不具任何象徵意義,這是很常見的希臘
女子的名字。

問:能試說【希臘三部曲】的一致概念嗎?

答:如果要說【希臘三部曲】的一致概念,那我認為
就是「愛情」,而且是被時代耗盡折磨、被歷史沖蝕
的愛情悲劇。這三部電影都是關於愛情的悲劇故事。


問:有人曾認為【永遠的一天】獲金棕櫚獎並不是影
片本身傑出,而是你的資歷夠,應該頒獎給你,對於
這樣的看法你有什麼意見?拍完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
草原】迄今也已經一年半了,卻始終沒在國際影展上
看到後面兩部曲的消息,試問二部曲與三部曲的狀況?

答:我很難確定金棕櫚獎會頒給我是什麼原因,但反
而我最近被許多影展邀請,其中不少影展頒給了我「
終身成就獎」,這讓我覺得很忐忑不安!也許很多人
以為我不會再拍電影了,但我要告訴他們這一切「還
沒有結束!」。我不但過去有電影,現在有電影,未
來還有電影。至於【希臘二部曲】,因為它的拍攝地
點必須橫跨歐、亞、美三大洲,這將會是一部很大的
製作,目前仍在籌備中,主要原因是我已經寫完了大
致的劇本,卻剩下劇情的結尾我還沒有決定。另外,
我可以告訴你們,雖然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女
主角艾蓮妮已經死了,但我在【希臘二部曲】裡新的
女主角也將會叫艾蓮妮,雖然這是二個獨立的故事。

問:有人認為你的電影有一定的「重覆性」,試問
你對這樣看法的解讀?

答:事實上,我必須說我這輩子只拍過一部電影。其
實我所有的電影,你都可以在我的第一部電影1970年
的【重建】(RECONSTRUCTION)中找到,「移民」、
「放逐」、「父親之死」,還有我最常用的「長鏡頭
」。但我必須說這並非「重覆」,就像是當年音樂家
布拉姆斯(Johann Brahms)即使用了巴哈(Bach)
的「賦格」,卻闡釋出另一段獨立的美麗樂章。我的
每一部電影都有【重建】的影子,但卻又擁有獨立的
風格。我過去的電影大多是以一群人為故事中心,唯
獨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,又回到和【重建】一
樣是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故事。

問:這次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音樂的比重,以
配樂家伊蘭妮卡蘭德若(Eleni Karaindrou)的作品
來說,似乎比較少,你也有這麼認為嗎?還是你覺得
片中的現場音樂就很多了,不需要額外多寫的配樂?

答:沒錯。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比起我之前的
作品來說,伊蘭妮卡蘭德若的音樂是比較少,這是因
為劇中的主角是一個音樂家,而他所演奏的一些歌曲
,我盡量以當時年代所流行的一些歌曲為主,有土耳
其、希臘的傳統音樂,但也有歌曲是伊蘭妮卡蘭德若
的新作品,例如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的主題曲
其配樂就是。

問: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中最難拍攝的一幕,
你認為是哪一場戲?為什麼?

答:我必須說拍【希臘首部曲:悲傷草原】是相當地
辛苦,那是因為我們在一個人工湖(喀奇尼湖Lake
Kerkini)拍攝,而這個湖每年有三個月的時間是沒
有水的,我們必須搶在這個時間來搭建所有場景。開
拍之後,湖水會自然慢慢地流進這裡,然後愈來愈多
直到漲滿,所以我們拍電影的時間是由老天來決定,
我們也沒有辦法預估在搭好佈景後水流進來的速度,
甚至我們沒法重拍。這個過程中我們完全無法預知,
湖水漫過場景後的結果。

問:多年前你曾來過台灣,可否說一下你對台灣的印
象?以及對台灣電影的印象?

答:我上次是應金馬獎的邀請到台灣訪問,最讓我印
象深刻的是,台灣的觀眾非常年輕,這讓我非常感動
,因為我的電影在希臘多半是較年長的人在看。而這
些觀眾的熱情也讓我難以忘懷,他們拿著我的電影原
聲CD排隊要我簽名,可是人太多了,我根本簽不完,
於是我問他們「我太太幫我一起簽可以嗎?」,這些
可愛的年輕人一樣很熱情、很興奮的說「可以!」,
於是我跟我太太就分成二邊,一人簽一半的觀眾。至
於台灣的電影,我對侯孝賢導演很有印象,不過我還
沒有看過【珈琲時光】,我女兒已經在幫我準備了,
我認為我們二個人是很容易相互理解對方作品的。我
倒是已經看過楊德昌導演的【一一】,我覺得它很棒。

問:你今年會去坎城影展嗎?主要目的是什麼?

答:會的,我會去坎城影展。除了一些待辦的事外,
在影展的後期我會拜訪一些老朋友,這才是我的主要
目的。

影片介紹



深活笑話

一人之下的公爵說笑話

遲來的愧疚 有一對夫妻,老公正看著電視,啃著瓜子,忽然間老婆從廚房喊著:「老公可不可以幫我修電燈?」 老公不耐煩的說: 「我又不是水電工」 沒多久老婆又喊:「老公可不可以幫我修冰箱?」 老公不耐煩的說.. ...more>>

本網站由 金明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•盜用必究
網站建置•網路行銷•電子商務 有任何問題,歡迎來信洽詢